Welcome back!
快手成人
RSS Feeds
274月

向日葵客户端下载

三天时间,一晃就过去了。

这几天的外兴安岭,除了正在大办龙王祭的九娘沟,其他地方都非常平静,日子好像又回到了从前。

不过到底还是跟以前不太一样了,各个村庄之间,都在传一件事情:

龙王爷杀人了。

一开始,是龙行沟附近的山民发现,江边有一具被砸扁了的尸体。

之后陆陆续续的,有六具被找到。

那种就像摊煎饼一样,被砸成薄薄的一层的死法,除了身为庞然大物的龙王爷,没有其他什么东西能够做到。

身处九娘沟里的龙王使者放出了消息,这群人带着枪潜入外兴安岭,就是冲着龙王爷来的,结果不自量力,被龙王爷杀了个干净。

放出这个消息之后,龙王使者就赶紧离开了九娘沟,往下一站赶了。

至于下一站是什么地方,他并没有透露。

九娘沟的村民只知道,他走的时候,肩膀上站着一只八哥鸟。

这只鸟身子好像受了伤,缠着厚厚的绷带。

少女纯情眼神冷艳高清艺术图片

……

这几天,国际生物研究会的营地里,也没什么动静。

林朔丢了小八,就跟丢了魂儿似的,一天天往外跑,头一次Anne跟着,之后连Anne都不让跟着了。

林朔不在,营地里的人只能按兵不动。

那条“n字型”的巨大行迹,还有河边那一具具被砸成肉泥的尸体,都在警告着营地里的人。

在这里,他们哪怕手里有枪,都依然很渺小。

这天上午,杨拓住着拐杖,走进了Anne所在的帐篷。

这让Anne很意外。

在她印象里,这个年轻的学者在性格上,跟林朔有一定的相似,身上都有那种天生的傲气,平时不怎么搭理人。

Anne从小到大,经历的所有环境,她总是能不知不觉地成为焦点。

除了她极高的情商和良好的性格以外,她的绝世美貌,更是会吸引所有人的目光。

而这次外兴安岭之行,是Anne感觉自己自从成年以后,女性魅力跌入最低谷的一次。

这让她感觉到新奇、轻松,同时也有一些隐隐的失落,尤其是林朔那个家伙。

但林朔不管怎么样,还是信任她的。

而目前走进帐篷的这个青年学者杨拓,自始至终,身上下都好像包裹着一层坚不可破的冰层。

今天他主动走进自己的帐篷,Anne当然不会认为是自己的女性魅力爆发,让他产生了亲近的念头。

这个美貌女子合上了正在写的日记,站起身来:“杨博士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我们要在这里等到什么时候?”杨拓问道。

Anne笑了。

在她心里,这里的所有人都可以着急,唯有杨拓,是不能着急的。

因为他的腿摔断了,虽然何子鸿接骨的手法很好,魏行山替他做的夹板也合格,但伤筋动骨一百天,他自己着急是没有用的。

“杨博士,你别着急。”Anne劝了一句,“情况你应该也了解,事情的进展并不顺利。”

杨拓说道:“外面的枪手,不是已经快死光了吗?而且我们也应该明确了,无论是钩蛇还是黑水龙王,都是通过这里的水域活动的。我们完可以出动潜水设备,对这里附近的水域进行彻底的摸查。我相信,我们很快就能找到钩蛇的老巢。”

Anne点了点头:“这个,其实我早就考虑过了。但首先,我们只有五艘橡皮艇,没有潜水设备。其次,去水底这样的坏境,危险性太大了,哪怕是林先生,面对钩蛇或者黑水龙王,都不敢轻易下水。”

“潜水设备我能联系到。”杨拓说道,“至于危险不危险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

“杨博士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Anne微微蹙起了眉。

两人正说着,帐篷外忽然出来脚步声,林朔一掀门帘就进来了。

他的手里,捧着不少草药。

“林先生,你今天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Anne惊奇地问道。

“怎么,不行?”林朔回了一句。

“当然行了。”Anne看了杨拓一眼,“杨博士正在询问我事情的进度,他觉得我们现在有些耽搁了。”

杨拓看了林朔一眼,轻声咳嗽了一声。

对林朔这个人,杨拓最开始有些质疑,不认为他有多强的能力,后来眼见为实,又转为了忌惮。

反正从始至终,杨拓对林朔都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。

现在看到林朔回来了,杨拓咳嗽一声引起他的主意,微微一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,正要拄着拐杖离去。

“我就是来找你的。”林朔看着杨拓,指了指折叠椅,“坐下。”

杨拓愣了一下,但没有反对,挪到椅字旁边,摆好拐杖,坐下身去,双手放到自己的膝盖上,平静地抬着头,看着林朔。

林朔走到杨拓跟前,半蹲下来,看了看他被夹板固定着的小腿:“今天正好看到了这些草药,顺手就摘了。”

“我这是骨折,草药有用吗?”杨拓问道。

林朔没有解释,而是伸手拆了杨拓的夹板,然后用双手手掌把手里的草药碾出汁液,飞快抹在了杨拓的断腿处。

杨拓身一震,一下子疼得脸色惨白,额头冒出冷汗。

不过这位年轻的学者并没有吭声,而是咬着牙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林朔的手,似是在体会这种钻心的疼痛,到底是怎么样产生的。

Anne走过来,伸出手,五指捏住了杨拓膝盖上的几个穴道,慢慢地揉着,杨拓立刻觉得疼痛缓解了不少。

“多事。”林朔手上不停,抬头白了Anne一眼。

Anne并不在意,冲林朔笑了一笑:“他已经是个大人了,这点疼不会让他长记性的。”

林朔没有搭理她,在草药的汁液已经部抹好之后,他两只手一前一后抵着杨拓的胫骨断口,闭上了眼睛。

随后杨拓只觉得一种灼热感,在林朔的手掌中产生,传递到了自己的伤处。

这种灼热感越来越强烈,很快。自己的腿就好像被两块烙铁夹住了一样。

他的伤腿开始不断地抖动起来,本能地想要抽离,但是林朔两只手掌却死死地箍住了这条腿。

Anne见状,伸出另一只手,虚握成拳,用其中中指的第二个指节,快速地在杨拓的大腿外侧敲击了一下。

杨拓只觉得一阵酸楚的感觉传来,小腿的灼热感一下子就消失了。

“这不像是你家的手法。”林朔抬起头,看着Anne,“从哪儿学的?”

“我导师教我的。”Anne柔声答道,“他跟我父母是好友,我父母死得早,我的这些门道,都是他代我父母传给我的,顺便还教了我一些他自己的法门。”

“他是不是姓苗?”

“对,林先生你认识他?”

“不认识,只认知这种手法。”林朔摇了摇头,然后放开了双手。

这两人对话,杨拓听得是半懂不懂,不过他很快就不去想这些了。

因为他的伤腿,忽然感觉正常了。

这些天一直在折磨他的那种隐隐的阵痛,居然完消失了。

杨拓神色大为惊奇,他下意识地想站起来,却被林朔一把摁住:“别动。你这是骨折,我要是这么弄一下你就痊愈,那我就是神仙了。”

一边说着,林朔把夹板继续给杨拓绑上,指了指地上的拐杖:“这玩意儿你还要用一个礼拜,之后就差不多了。”

“真的?”杨拓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伤筋动骨一百天,这不仅仅是中国的一句俗语,也是世界医学界的一个常识。

现在被林朔这么一弄,七天就好了?

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!

“你要是不信的话。”林朔抬眼瞟了一下杨拓,又指了指腿,“我再把它打折了?”

“不用了不用了。”Anne赶紧说道,“好不容易接上了,再打断多费事儿啊。就这样吧。”

“谢谢。”杨拓不再质疑什么,弯腰捡起拐杖,借力站了起来。

“我知道你是谁,也知道现在你心很急。”林朔看着这个学者,“你半夜偷偷跑出去打得那些卫星电话,小八早就告诉我了。不过,事情总要一步步做,蛮干是不行的。想对遇难者的家属有所交待,首先你自己要先活着。”

杨拓怔了怔,然后点了点头,拄着拐杖走出了帐篷。

“他身上的压力,应该不小吧?”Anne等到杨拓走远,这才轻声说道。

“听这意思,你也知道他是谁?”林朔问道。

“我一开始就知道了。”Anne说道,“中国方面跟我打过招呼。”

“嗯。这个人,脑子其实比何子鸿清楚。”林朔淡淡点评了一句,“何子鸿,有些太理想主义了。”

“做学问的嘛,难免的。”Anne说道,“不过林先生,你今天好像心情不错啊,还能想到给杨博士治伤。”

“还行吧。”林朔笑了笑。

自从Anne认识林朔之后,很少看到他笑容,最多就是嘴角一抽,皮笑肉不笑。

唯一的一次看到他真挚的笑容,那还在广西,林朔跟村民聊家常的时候。

她很快反应过来,脸上露出惊喜:“八爷找到了?”

“那倒没有。”林朔笑着摇了摇头,“不过有消息了,它还活着。”

Liked this article?

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s now!

by admin 向日葵客户端下载已关闭评论 Category: 未分类 Tags: